增值税率再下调,减税规模有多大?8000亿!

时间 2019.03.06  

摘要

2019年3月5日,总理在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指出今年要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下调制造业等行业增值税税率,对此,我们的解读如下:

增值税率再降,减税约八千亿。18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而税收负担也处于高位,其中企业部门纳税占比偏高。过去靠举债来刺激经济增长的财政政策受限于债务规模,减税成为本轮积极财政政策的主线。增值税征收自流转环节,是我国的第一大税种,此次减税从增值税入手,一方面,体现了普惠性减税的政策思路,另一方面,也展现了政府让利于民的决心与诚意。总理在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将制造业等行业增值税率从16%进一步降至13%,下调3个百分点,交通运输、建筑业等行业增值税税率从10%降至9%,下调1个百分点,而部分服务行业6%一档的税率保持不变。

根据我们的测算,本次税率下调带来的增值税减税幅度约在12.6%,假设旧税率下19年增值税收入增长速度较18年减半,则税率下调带来的减税规模超过8100亿元,占18年GDP的比重约在0.9%。

税负多数下降,商贸最为受益。税负多数下降,批零水利受益。根据投入产出数据测算,本次增值税率下调对于多数行业而言税收负担(相当于增值税占营收比重)均有下降,下调的中位数水平约在0.9个百分点左右,其中批零和水利设施行业受益最大,税负下降均超过2个百分点,采矿行业同样受益较大,部分服务行业由于销项税率并未调整,税负下降并不明显,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通过增加抵扣等方式确保税负只减不增。

商贸利润增厚,地产金融获利有限。假设增值税减税效果均作用在企业部门,则根据上市公司17年年报数据测算,本次增值税率下调对上市公司利润增厚幅度的中位数水平约在10%,其中商贸、国防军工、化工和电子行业受益明显,装备制造行业也大都处于中位数水平以上,而地产和金融板块获利有限。

减税政策加码,改善企业盈利。18年政府工作报告预计为企业和个人部门减税降费1.1万亿元,而实际完成规模约1.3万亿元,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减税力度再加码,预计为企业减轻税收和社保负担近2万亿元。减税降负规模加大且聚焦于企业部门,将有助于推动企业成本降低、盈利水平回升。而企业盈利的好转将至少带来三方面的影响:首先,随着融资环境日渐宽松,减税带动下的企业盈利回升将使经济下行压力消减,年内见底企稳在望;其次,企业信用风险有望进一步缓解,这将带来风险偏好的提升;最后,政府给企业部门减税让利也有助于民营企业信心的修复。

2019年3月5日,总理在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指出今年要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下调制造业等行业增值税税率,对此,我们的解读如下:

1.1积极财政靠减税,增值税率处高位

经济下行承压,税收负担高位。18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GDP增速前高后低,4季度已降至6.4%,创下09年2季度以来的历史新低。从税收增速与名义GDP增速之比来衡量,17年税收负担有比较明显的上升,16年1%的名义经济增长只带来税收增长0.55%,而17年这一数值大幅攀升至0.99%,18年虽然受到减税政策影响有所回落,但仍在0.86%,远高于15年和16年的水平。

企业税收占比偏高,盈利状况不容乐观。而我国企业部门纳税占比合计超过80%,明显偏高,主要发达国家中,美国、加拿大、英国、德国的企业税收占比仅为34%、42%、50%和52%。经济回落叠加税收等各项成本刚性,使得企业盈利状况同样不容乐观,18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增速10.3%,较17年显著下滑,其中12月利润总额同比增速继续下滑至-1.9%,创16年以来新低。

举债刺激受制约,积极财政靠减税。而过去几年经济主体经历了三轮加杠杆,目前债务水平已经处于历史高位,过去靠举债来刺激经济增长的财政政策受到了较大制约,减税成为本轮积极财政政策的主线,表现为财政收入与支出增速的趋势性放缓,近年来两者增速均低于两位数。

增值税第一大税种,税率水平不低。增值税是我国的第一大税种,18年在全国税收收入中占比接近40%。在采用增值税的国家中,我国16%的基本税率处于世界中等水平,略高于亚洲新兴市场国家,而低于发达国家。但实际上欧美发达国家虽然增值税率高,但整体税收以直接税为主,因此增值税总额的比重不大。我国与其他亚洲国家一样主要依赖间接税,但是由于我国税率高出这些国家,因此最终导致我国增值税占比过高。

增值税征收自流转环节,此次减税政策从第一大税种增值税入手,一方面,体现了普惠性减税的政策思路,另一方面,也展现了政府让利于民的决心与诚意。

1.2增值税率再下调,减税规模有多少?

增值税率再度下调。总理在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将制造业等行业增值税率从16%进一步降至13%,下调3个百分点,交通运输、建筑业等行业增值税税率从10%降至9%,下调1个百分点,而部分服务行业6%一档的税率保持不变。

减税规模八千亿,GDP占比约1%。增值税率下调会带来多大的减税规模?根据我们基于投入产出表法的测算,本次税率下调带来的增值税减税幅度约在12.6%,假设旧税率下19年增值税收入增长速度较18年减半,则税率下调带来的减税规模超过8100亿元,占18年GDP的比重约在0.9%。

2.1减税效应如何计算?

增值税估算涉及收入成本结构。根据增值税应纳税额的计算公式,增值税应纳税额为当期销项税额和当期进项税额之差,两者分别包含在销售额和购进额中。因而增值税本身并不直接影响企业盈利,而是通过影响含税销售额和购进额来影响毛利,这意味着增值税额与销售额、毛利润等利润表项财务指标之前的关系并不恒定。并且,根据税法,不同行业适用不同的销项税率、进项税率,因此增值税的估算必须考虑到行业的收入成本结构。

投入产出表法估算增值税的原理。投入产出表刻画了各行业与其上下游行业间的投入产出关系,我们可以据此估算各行业的销项税基和进项税基。具体而言,销项税率由各产品适用的增值税率确定,进项税率根据投入产出关系由各行业销项税率按照生产该行业产品所需各行业中间投入的比重为权重加权平均。销项税基为行业总产出-存货增加-出口,进项税基为中间投入扣除出口使用部分。最后将18年实际增值税按照投入产出表法估算的各行业增值税比重进行分配。

制造业行业税率仍高于服务业。投入产出表方法对增值税减税效果的测算,首先需要明确各行业所适用的销项税率与进项税率。销项税率按照各行业提供的主要货物和服务税率予以确定,对于行业内部适用不同税率的,工业行业根据规模以上工业企业销售产值比重进行加权平均,服务业行业根据上市公司营业收入进行加权平均。从得到的结果来看,尽管经历税率调减,但制造业行业增值税率仍普遍高于服务业:一方面,体现在制造业行业大都适用13%的销项税率;另一方面,服务业行业的进项税率普遍高于销项税率,而制造业行业则与此相反。

2.2税负多数下降,批零水利受益

税负多数下降,批零水利受益。根据投入产出表数据的测算,本次增值税率下调对于多数行业而言税收负担(相当于增值税占营收比重)均有下降,下降的中位数水平约在0.9个百分点左右,其中批零和水利设施行业受益最大,税负下降均超过2个百分点,采矿行业同样受益较大,部分服务行业由于销项税率并未调整,税负下降并不明显,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通过增加抵扣等方式确保税负只减不增。

2.3商贸利润增厚,地产金融获利有限

商贸利润增厚,地产金融获利有限。假设增值税减税效果均作用在企业部门,则根据上市公司17年年报数据测算,整体来看,本次增值税率下调对上市公司利润增厚幅度约在5.4%左右,而中位数水平约在10%,其中商贸、国防军工、化工和电子行业受益明显,装备制造行业也大都处于中位数水平以上,而地产和金融板块获利有限。

3.减税政策加码,改善企业盈利

减税政策加码,聚焦企业部门。18年政府工作报告预计为企业和个人部门减税降费1.1万亿元,而实际完成规模约1.3万亿元,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减税力度再加码,预计为企业减轻税收和社保负担近2万亿元。减税降负规模加大且聚焦于企业部门,将有助于推动企业成本降低、盈利水平回升。

而企业盈利的好转将带来三方面的影响:首先,随着融资环境日渐宽松,减税带动下的企业盈利回升将使经济下行压力消减,年内见底企稳在望;其次,企业信用风险有望进一步缓解,这将带来风险偏好的提升;最后,政府给企业部门减税让利也有助于民营企业信心的修复。

本文作者:海通宏观姜超、陈兴,来源:姜超宏观债券研究


私人定制
海居派-登录

关闭

手机号

点击咨询在线服务